《使徒行者》《城寨英雄》之后再造爆款《超能使者》

《使徒行者》《城寨英雄》之后再造爆款《超能使者》

小宁超级导航欢迎你~

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胡广欣

在生活中摸爬滚打的小人物突然获得了超能力会怎么样?最近在TVB和埋堆堆播出的《超能使者》说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。该剧由陈展鹏、唐诗咏、陈山聪、刘颖镟、王君馨、林子善等人出演,一群素不相识的普通人,因为一宗意外而激发出超能力,他们组成正义同盟,成为“超能使者”。

《使徒行者》《城寨英雄》之后再造爆款《超能使者》

海报

TVB能不能拍好超级英雄剧集?不少观众都有这样的疑问。从播出两周的收视来看,《超能使者》的反响不俗,目前豆瓣评分达到8.1分。在这部剧里,地球没有濒临毁灭,超能者的对手也不是来自宇宙的侵略者,而是横行霸道的黑恶势力。通过将故事置于香港的市井生活来拉近超能题材与观众的距离,《超能使者》成为一部独一无二的港式“超英剧”。

《使徒行者》《城寨英雄》之后再造爆款《超能使者》

文伟鸿

如此剑走偏锋的题材,果然又是出自监制文伟鸿之手。文伟鸿可以说是近十年港剧的“爆款制造机”:2014年的电视剧《使徒行者》开创了长盛不衰的“猜卧底”模式,更让《使徒行者》成为这10年最具输出力的香港影视IP;文伟鸿本人则跨界电影界,执导了两部《使徒行者》电影,在内地收获超过13亿元的票房,成为为数不多的“剧影联动”的成功典范;2016年的电视剧《城寨英雄》让硬桥硬马的武打场面重回小荧屏,酣畅淋漓的打斗和热血高能的故事,在观众中掀起追剧狂潮;他的最新作品《超能使者》开播以来,也获得观众的众多好评。近日,文伟鸿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独家专访,畅谈他如何制造一部有创意、又讨观众喜欢的港剧。

新剧塑造“平民英雄”,超能力不是无所不能

羊城晚报:《超能使者》播出后,“超能力 市井故事”的组合反响很不错。怎么想到将风格截然不同的两种元素结合在一起?

文伟鸿:有时我会像小孩一样幻想,如果有超能力的话应该会很爽,可以改变很多事。所以有一天我突发奇想,要做一部关于超能力的剧集。但我不想做成漫威那种风格——画面很棒,但“人味”不够。在剧集筹备阶段,我们搜集了许多香港平民的好人好事,当中有很多故事让我感动,最终定下这部剧的方向——“超能力 市井 喜剧”。

羊城晚报:做这样的混搭,难度在哪里?

文伟鸿:首先要破除偏见,不少人觉得外国人做的超能力作品味道才对,我们做出来就好像味道不太对。我做《超能使者》的时候就预料到一定会有人将它与漫威作对比,所以我要把整个故事和观众的距离拉近,用普通平民作为故事主人公,把“超能力”放在大家有共鸣的生活情境里。我们给观众看到的超能力者,他们平时要为经济发愁、为生活苦恼。而且他们要对付的不是怪兽,拯救的也不是整个世界,而是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。我发现,这样的故事设定更容易让观众接受。

羊城晚报:几位主人公因为一场车祸而获得超能力,你觉得拥有超能力对一个普通人来说意味着什么?

文伟鸿:他们有了超能力之后第一件事一定是想如何致富(笑)。我写了一个桥段,说陈展鹏的角色曾经幻想过利用超能力做坏事获得财富,但他最后出于良知而没有去做犯法的事。一个普通人有了超能力,不代表他就变得无所不能了,这是我想要表达的东西。

羊城晚报:都说“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”,突然降临的超能力,对这些普通人而言应该是很大的压力吧。

文伟鸿:这是一个比较老的讲法了,很多超级英雄片都是这个主题。《超能使者》有点不一样。这部剧想告诉观众的是,无论做什么事情,都要付出代价。剧里的主人公为了正义去做了很多事,得罪了黑恶势力,他需要考虑自己的做法是否会牵连到他心爱的人、其他无辜的人。我们的角色经常处于这样的矛盾中,他们要决定自己到底要如何做。大家看到后面就会知道,在这部剧的设定里,超能力的使用是有条件限制的,用完是要付出相应代价的。

羊城晚报:《超能使者》里的几个主角都是很有生存智慧的小人物,他们可能又穷又市侩,但底色是善良的。你以往的作品里,《使徒行者》的爆seed、钉姐也是类似的人物。为什么喜欢用这类型的角色做主人公?

文伟鸿:在国外的超级英雄里,我对蝙蝠侠最没感觉,他的超能力就是有钱嘛。不是说这样不好,只是我想说的故事是更有血有肉的。我之所以选择平民作为故事的主人公,是因为我觉得他们自己生活艰苦还愿意帮助别人,十分难能可贵。

发掘演员特点,新剧让陈展鹏变“胆小鬼”

羊城晚报:在设定几位主人公的超能力时,你是怎么考虑的?会根据演员来设定超能力吗?

文伟鸿:没错。比如陈展鹏,以前他演的大多是斯文、有型的主导型角色,但根据我长时间的观察,发现他其实有很搞笑的一面。所以这次给他设计的角色钟孝年是个“贪生怕死”的人,有事会先躲,打架的时候用唐诗咏来挡刀。但面对大是大非时,这个“胆小鬼”能勇敢站出来,这种反差会很打动人。我这次给他设计了一个时间暂停的超能力,虽然他打不过别人,但在关键时刻可以靠超能力起到很大作用。

至于陈山聪,他跟陈展鹏有同样的问题——很多戏都把他们写得太帅气了,这次我要把他们拉入普通人的世界。所以我把山聪的角色高勇设定成一个正义感很强、但非常憨直的人,超能力是刀枪不入。唐诗咏外形很小巧,但她的内心很强大,所以我给她设计了一个可以治疗伤患的超能力。

羊城晚报:你本人最想拥有什么超能力?

文伟鸿:好难选择,剧中好几种超能力我都想要。但最想要的还是制止纷争的超能力,希望能够让这个世界少一些纷争。

羊城晚报:《超能使者》中可以看到很多熟面孔,陈展鹏、唐诗咏、陈山聪、王君馨等都演过两部以上你的作品。使用相同的演员班底似乎成了你的特色之一。

文伟鸿:我知道演员都想尝试不同类型的角色,但演员也很被动,有时候演完某个角色之后接到的都是同类型角色。我想帮他们去尝试更多可能性,去雕琢他们,让他们发出光芒。因此,我通常会和一些演员有较为长线的合作,希望用不同角色,帮助他们展现不一样的面貌。比如陈展鹏在《城寨英雄》里那种正气凛然的形象,就跟《超能使者》里的市井英雄截然不同。

羊城晚报:很多绿叶演员也因为出演了你的作品而收获热度,你是怎么发掘他们的?

文伟鸿:比如说同样演了《超能使者》的欧瑞伟,我们认识很久了,第一次跟他合作要追溯到《寻秦记》了。他给人的印象很正经,我希望打破这一面,一方面让他有更多发挥,另一方面也让观众有惊喜。所以在《城寨英雄》里他演了一个终极反派,观众就会觉得很出彩。而张国强本身戏路非常宽,但他本人很帅,所以我在设置角色时要千方百计让他更平凡一点。我始终认为,一部作品不能只有主角,每个角色不分大小,都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。配角写得好,故事才能丰满。

不愿重复自己,克服困难挑战新题材

羊城晚报:超能英雄是近几年欧美非常流行的题材,也是港剧很少涉及的领域。拍摄上有什么难度?

文伟鸿:首先,我们把故事背景放在香港市井生活中,拍摄场地相对可控,解决了置景的难度,但拍摄难度的确比普通剧集要大很多。第一集有个小女孩坠楼、陈展鹏使出时间停顿能力的镜头,估计观众很难想象拍摄过程的困难。我坚持要拍出真实感,所以否决了用电脑动画制作的方案,最后我们是用了将近一天的时间在天台布景,用威亚将不同的杂物吊起,光是布景就花了大半天,当天只拍摄了3个镜头。

拍《超能使者》对演员而言也很有难度。比如第二集有一场戏,陈展鹏拉着唐诗咏冲入殓房,我们用了高速摄像机拍摄,呈现出一种时间停止的状态。为了配合高速摄像机,演员的动作和对白都要比正常状态快两三倍。

还有陈山聪把行驶中的汽车撞坏的一幕,我也没有用全CG制作。我找了一台真车,拆掉车头的引擎,还作出很多调整,才呈现出车头被人撞扁的真实触感。这部剧花了更多的钱、时间,工作量也更大,但拍摄出来的效果更有实感。

羊城晚报:如何克服拍摄成本和时间限制所带来的困难?

文伟鸿:这部剧拍了三个半月,后期制作了15个月,CG镜头超过1800个。我坚持值得投资的地方就要投资,在其他地方省出时间和金钱。幸运的是,演员和制作团队都很专业,即使有困难都很快能解决。

羊城晚报:从《使徒行者》《城寨英雄》再到《超能使者》,这几年你一直在做题材上的创新。为什么对这些非常规题材情有独钟?

文伟鸿:我想没有人会喜欢重复的东西,我也一样。我希望未来20年、30年后回看我自己的作品时,可以发现我的作品元素很多样,没有重复自己做过的东西。

羊城晚报:在创新的时候,有考虑观众的接受程度吗?

文伟鸿:当然,观众的接受度是我首要考虑的内容。就像我之前说的,我担心观众可能对我们自己拍超英题材有一定的抗拒,所以我需要一种手段来拉近这个题材和观众的距离,就使用了“市井英雄”这个概念来包装。至于怎么平衡创新与观众口味,我认为一要靠经验,二要靠直觉。当然,不是每次直觉都会那么准,但如果不勇敢踏出第一步,永远都只能做回旧题材。

羊城晚报:《使徒行者》让观众猜谁是卧底,《城寨英雄》让观众猜谁是反派,《超能使者》是不是要让观众猜猜谁有超能力呢?

文伟鸿:目前只出现了时间暂停、刀枪不入、治疗伤患三种超能力,之后其他角色会陆续展现其他超能力。而且超能力在不断变化中,观众目前看到的只是早期阶段。大家可以保持期待。

被《喋血双雄》打动而入行,用作品传达正义感

羊城晚报:很多人评价你的作品有港式漫画的感觉,你是港漫的忠实读者吗?

文伟鸿:我看漫画,但不是狂热粉丝。对我影响比较大的反而是一些电影作品,比如吴宇森的《喋血双雄》。我当时还没入行,但这部电影给我很大的震撼:为什么在观影的两个小时里,我的情绪好像被人控制住了,跟着剧情不断起伏?从那时候起我就意识到一部作品背后有两个很重要的人,一个是编剧,一个是导演。《喋血双雄》让我产生了接触这一行的想法。

我在1993年加入了TVB,最初进入影视行业就做幕后。有些消息说我在丽的电视和亚视做过幕前工作,这些信息都是错的。刚入行的时候,有时候会遇到一些剧组有演员临时生病来不了,同事需要找人救场,我就过去帮忙说几句台词。可能因此被人误会我做过幕前演员。

羊城晚报:你觉得影视行业最吸引你的地方在哪?

文伟鸿:可以用不同的题材,将自己想讲的故事、想表达的信息传递给观众。我想要通过电视剧和电影向观众传递一种正义感。观众可以发现,我的作品都有一个典型的特点,就是正邪对抗。我想告诉大家,做坏事是没有好结果的。

羊城晚报:在你的作品里,动作场面比重非常大,你会将自己定位为一个动作片导演吗?

文伟鸿:我自己爱看动作戏,这是我的爱好,但我并非不喜欢拍文戏,我只是通过动作戏的方式来包装文戏。动作片是我的作品的重要组成部分,但不代表我之后的作品一定会有这个元素。我想观众已经能够记住我现在的风格了,我还想要在未来尝试其他风格,建立其他标签。

羊城晚报:香港的影视作品IP一度强势,甚至可以输出好莱坞。但不可否认如今港剧的影响力明显下降。作为创作者,你会如何定位自己并找寻突破呢?

文伟鸿:比起输出海外,我更希望做出能够让更多中国观众获得共鸣的作品。作为一名中国香港创作者,其实有很多方向可以供我们选择,有人选择做一些港味比较重的故事、有人选择做大湾区题材、有人选择做一些与整个内地市场接轨的作品。我觉得不应该给自己设限,要勇于尝试。不是看到了成功才向前走,而是因为你向前走才看到了成功。

羊城晚报:未来一段时间有什么计划和目标?

文伟鸿:近期的目标是做好《隐形战队》的后期。这部剧跟大家以往看过的警匪题材有很大区别,里面既有职业特工元素,又有军事实况的场面,在港剧里很少见。我个人非常期待这部剧,希望它能快点与观众见面。

等等...记得收藏我们的网址噢!网址导航,免费素材,工具软件,热门资讯,精选国内外最优秀的网站包含各类博客,书籍,影视,免费素材,免费图片,设计工具,图片搜索等各类强大的网站。等等...喜欢记得收藏我们的网站!

版权声明:逗小宁 发表于 2022-11-12 15:04:27。
转载请注明:《使徒行者》《城寨英雄》之后再造爆款《超能使者》 | 小宁超级网址导航

免责声明:本站提供的一切软件、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;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,否则,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。本站信息来自网络收集整理,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。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,从您的电脑或手机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。如果您喜欢该程序和内容,请支持正版,购买注册,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。我们非常重视版权问题,如有侵权请邮件与我们联系处理。敬请谅解!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